日出之際 前路永寂

我灰魚
假文藝真罵街
叫灰羽/小飛魚也OK
廢柴一個死魚一條

【菊耀极东日合集】春树暮云企划(一)

lof平台企划【BOOM】!!
大家(除最后一篇鄙人的之外)都超棒呀!!

某秀不吃药:

言久今天也要很充实:



企划出来了!!!


玫哥/不与王八论长短:



诸位好,这里是一个菊耀向极东日合集——“春树暮云”的宣传。

  
熟悉并且喜爱菊耀这对cp的同好应该都在脑海中描摹过两人的点点滴滴。而“春树暮云”作为一个同样由菊耀同好所制作的合集,虽不敢说艳惊四座,但我们敢骄傲地承认它是参与了合集企划的每一位文手画手的心血。
  
这个合集名为“春树暮云”,暗喻着菊耀两人之间的情感正如遥相呼应且彼此不忘的春树暮云一般,缠绕缱绻,虽有风浪...

【菊耀】燃月(请与上期《溶尘》配合食用)

#又被看不懂了Qw
#请中肯地告诉鄙人需不需要改文风!
#这篇是菊视角,算是《溶尘》之后写的前传,大概讲述一下为什么耀孤身一人收拾房间。

—————————

我的画,似乎只能到这个地步。
都说我的色调是明快的,身后的灰暗也许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兄长,也被我骗过去了。
——本来以为他会懂。

人面对我的画,露出笑颜。我恨。
我不畏惧死,我却恐惧那欢笑的湖面下潜藏的淡漠。
风眼永远是平静。
看来兄长也不足以谈艺术。

——谈爱情倒是足以?
别开玩笑了。

我看着浅黄的画布在眼底变得煞白,俗艳在上面放肆地斑斓……
我将手边的玻璃瓶砸在画架上,凝视着从我的脸上曲折流下的红泪。
像一粒血的月落在手心。
我在陈旧的底色上面目全非。
刺鼻的气味妖魅...

【菊耀】溶尘(记梦中梦)

#还能好好相处好好发糖吗?嗯…或许能。

———正文———

王耀戴上口罩走近了屋角。

一堆书陈旧地凝固在那里。

模糊的窗玻璃透入暗色的光,触不到这处时间的角落。

最上面是一本空白的日记本,淡青色的绒封面已经沾满了灰黑色的尘。他看了看,拈起一角,毫不迟疑将它丢进了身边的纸箱。

这房间他已经收拾了两天,却只扔掉了一箱东西。他总是要停下动作,盯着窗外朦蓝的天幕,许久。

日记本下面是一盒贺卡,塑封套冷冰冰地看着他,里面的竹木色包装丝毫没有褪色。

王耀双手捧起盒子。

书堆骤然坍塌,扬起的飞尘让他扭过脸去。

尘埃落尽的废墟里有什么带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翘起了一角。

礼盒装的速溶巧克力粉。一百包规格,深蓝色的毛线花纹被透明塑料盒封得严...

【菊耀】雨悄声落

(又名《哪来的悄悄话给自己加戏》、《我是忠犬小信使》)
#梗源:QQ升级后悄悄话全面关闭
#7/10左右出来的消息吧,三千字写了半个月【捂脸】
#悄悄话视角

————正文————

我住在屏幕里。屏幕嵌在手机里。手机握在主人的手里。下大雨。

主人的大拇指悬空,他盯着窗外。我也循他目光看去,原来是雨点在悄悄落下,天空中牵出了细密的丝线。

主人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轻轻敲下了几个字,另一只手的指尖在唇间无意识地咬着。

我知道屏幕对面是谁。

是一个被主人备注为“亲爱的耀君”的人,也是他的特别关心。

——一个连寄悄悄话,都要斟酌良久的特别关心。

我看不到他写下的内容,只知道他为我选了浅蓝的底色,而后轻轻颤抖着手指点下“发送...

【菊(?)耀】双子之容

#写于去年五月,用了一下午看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之后,模仿其文风的脑洞
#耀视角
#近日基本处于三天三行的手残状态,歉

———正文———

我推开门。

沙发上蜷缩的人立刻弹起身,摆出正襟危坐的姿态。可我却注意到了这具瘦小的身体在发抖。

看了资料,他叫本田菊,比我小几岁,表现出轻度的迫害妄想症症状,病因很可能源自于两年前双胞胎哥哥的离奇死亡。

“没事,我不会伤害你的。”用着惯常的安抚手段,我坐在了他对面,打开录音笔,把本子放在膝盖上看着他。因为构不成什么威胁,医院也就没有为他穿上束缚工具,只留着一套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更显出他瘦弱的身板。

不像有些蓬头垢面的精神病人,就算是待在这里,他的黑色头发也还保...

【菊耀】齑粉

#突发奇想系列
#知道了“齑粉”读“jī粉”很开心。
#久违的,码字过程一气呵成的文。
——————————

滑车的白色漆壳已经剥离了大半。

本田菊坐在阳台上托着腮,看着斑斑锈迹在空洞的天幕里脆弱地支翘,似乎风稍用力便会让它尽数破碎。

他试探性地伸手去拉那条垂挂在阳台栏杆上的绳索,手指却在半空停顿了下来。

……当蓝天依旧缀满白云的时候,传动的绳索系接的小木盒里,载满了笑容……

本田菊常常是独自待在家里,父母偶尔回来,但永远只是其中一个,而且不久就又会离开,留下他守着空空的房间和空空的阳台……

“嗨!”

在他托腮坐在阳台上出神的时候,有个清亮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本田菊抬起头,是一个男孩,从阳台的栏杆上面探出了扎着小小...

【菊耀•丁酉元宵贺文】红豆馅

#求人来看一眼说两句啊QAQQQ
#由于母上在“写作业”的鄙人身边突然出现,本来仍旧在当天于lof公布的元宵贺,变成了24小时9分钟后的元宵贺…

斜照,江米如雪。

手指,灵巧地分出一个个犹如明月的玉白色小珠。锅里暗红的稠液,汩汩翻涌着红豆沙的甘甜。

屋前,夜露初凝。

“食得元宵,再去赏焰火,如何?”他抚弄光洁的糯米,喃喃自语。

窗外,月上柳梢。

陶土已然冷却,他将砂锅小心地放置于手边。长柄细勺随腕沉下。

“今年依旧是姜汤,如何?”

回首,口角含笑。

一枚汤圆被他捏在指间,似是吃饱了熬煮的红豆馅,滚圆。

“嗜甜的家伙,可要当心你的牙齿。”他眼眉微垂,把它们一颗颗投入水中。

耳畔,爆声渐响。

“元宵熟了,小心烫。”盛出...

【菊耀】露背毛衣

#段子,关于露背毛衣的突然脑洞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王耀不喜欢这种毛衣,但这毕竟是孩子们的礼物,他不好推辞。
“那我就穿上了……”
这句不情愿的话,换来了省份们期待的表情。
几分钟后,王耀的脚步声犹豫着靠近。
孩子们掩口笑着……
“毛衣反穿好好看啊!!”
哄然的惊叫与呼声。
湾悄悄拍下了先生的照片,再悄悄躲到一边发给了本田菊。
谁知,他彻夜未眠。
















一次次点亮的屏幕。
泪打湿了枕头。
毕竟……
王耀不会愿意,露出自己的背。

【菊耀•丁酉年春节贺文】回家

#年三十出现的脑洞,终于在年初六填完了
#迟到很久的春节贺
#感觉愈发喜欢回归兄弟设定的菊耀(・ω・)

“耀君,过年了。”

锁屏亮起。王耀斜过眼,看了看,划灭了信息提示。

“回家吧。”

信息正文下面是发件人,“小菊”。

王耀抓过身边的可乐瓶,吞下一大口早已没有碳酸汽的液体,伸手。指腹滑过屏幕,把提示再次划灭。

“耀君,她说不再跟……”

锁屏上提示的信息有限,王耀不知道它的后半部分。于是,第三次伸手,却是把完整的消息显示出来。

依旧是“小菊”发来的短信:“耀君,她说不再跟你怄气了,快点回来吧。”

王耀恶狠狠地锁上了手机屏幕。腹中骤然袭来的一股酸痛,左奔右突,灌上喉咙。他捂住阵阵抽痛的胃部,竭力吞咽上翻的恶心。

手里...

【菊耀】尤爱你的眼眸

#去年二三月份在等待治疗结膜炎和角膜炎的诊室外码出的东西w
#杀人犯菊x侦探耀
#似乎是对于阴暗气氛不成功的尝试【笑】

我是个侦探。

一个正在偷东西的侦探。


我潜进一个房间,那里异乎寻常地整洁,不是一个连环杀手应有的整洁。

是的,这是一个杀人犯的房间,他是日本人,叫什么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已经连续杀掉了五个人,今天又多了一个。他的特点是手段残忍却点到为止,不虐尸,看起来也从不清理现场,但是从来没有能够把他抓捕归案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作为一名侦探,我要看看这里有什么能够暴露他行踪的线索,毕竟侦探也要拿工资,假如再发生第七件谋杀案,我在警局里的这个位置就再也坐不下去了。

我翻窗进去。

里面...

1 / 3

© 化魚忘記青瓷的羽 | Powered by LOFTER